化學(xué)大家談
課題組風(fēng)采大賽
無(wú)機化學(xué)學(xué)科委員會(huì )-配位化學(xué)會(huì )議集體-祝福視頻
房喻題詞
國際純粹與應用化學(xué)聯(lián)合會(huì )主席-祝賀視頻
付賢智題詞
女化學(xué)工作者委員會(huì )-祝福視頻
英國皇家化學(xué)會(huì )主席-祝福視頻
日本化學(xué)會(huì )賀信
甘肅省化學(xué)會(huì )-理事長(cháng)劉維民-祝福視頻
中國數學(xué)會(huì )賀信
2001年諾貝爾化學(xué)獎獲得者-Ryoji Noyori教授-祝賀視頻
韓國化學(xué)會(huì )賀信
江蘇省化學(xué)會(huì )-理事長(cháng)郭子建-祝福視頻
廣東省化學(xué)學(xué)會(huì )-理事長(cháng)毛宗萬(wàn)等人-祝福視頻
洪茂椿題詞
日本化學(xué)會(huì )會(huì )長(cháng)-祝賀視頻
河南省化學(xué)會(huì )-理事長(cháng)牛景楊-祝福視頻
孫世剛題詞
山西省化學(xué)會(huì )-原副理事長(cháng)李思殿-祝福視頻
周其林題詞
化學(xué)生物學(xué)專(zhuān)業(yè)委員會(huì )-主任陳鵬-會(huì )慶祝福
IUPAC的中國故事
講述人:姜雪峰 教授
2018年1月1日-2019年12月31日,是IUPAC首任來(lái)自中國的主席周其鳳院士任職的兩年,我榮幸的成為了周老師的秘書(shū),也榮耀的成為了中國化學(xué)會(huì )參與IUPAC的代表,這段經(jīng)歷讓我終身難忘。首先與周老師赴美,因為美國科學(xué)院與美國化學(xué)會(huì )對IUPAC的影響深遠,至今,常駐機構依然在美國。周老師的溫文儒雅,代表著(zhù)中國文化攜手世界化學(xué)發(fā)展的特質(zhì),尊重、平等、學(xué)習、共贏(yíng),這是我在華盛頓與周老師學(xué)到的。隨后我們訪(fǎng)日,鄰國相似的亞洲文化,讓我們大家有著(zhù)共創(chuàng )的思考,體會(huì )了學(xué)術(shù)的前沿布局與產(chǎn)研協(xié)同的并行,互助、理解、期待、支持,這是我在東京感受到的。出訪(fǎng)韓國多次,因為韓國化學(xué)會(huì )的前任會(huì )長(cháng)是周老師在美國留學(xué)時(shí)的同門(mén),兩個(gè)國家級的前瞻研究所讓我們感受到了韓國化學(xué)圍繞產(chǎn)業(yè)需求的重要變革,樸素、真誠、穩健、突破,以及化學(xué)著(zhù)名企業(yè)三星的力量。來(lái)到南美,經(jīng)濟的下行導致了科學(xué)的凋謝,惋惜、珍惜、慎重、警示,期待他們也能再次崛起。來(lái)到非洲,坦桑尼亞的美麗與真誠,慢節奏與小遲到,渴望學(xué)習世界先進(jìn)的努力,我們希望代表IUPAC一起助力他們。法國巴黎,雖然學(xué)術(shù)訪(fǎng)問(wèn)過(guò)多次,但進(jìn)入聯(lián)合國教科文組織的總部,還在世界矚目的中心舞臺上發(fā)表演講還是第一次,榮耀、使命、責任、攀登,與其說(shuō)讓我有機會(huì )向世界展示硫化學(xué)的美,不如說(shuō)是讓我對科學(xué)神圣追求的再次洗禮。法國科學(xué)院,世界化學(xué)家濟濟一堂,殿堂上方就是現代化學(xué)之父拉瓦錫的雕像,科學(xué)家前輩們用他們敏銳的智慧、堅定的探索、無(wú)限的求知、不懈的努力,締造著(zhù)人類(lèi)前進(jìn)的階梯。一場(chǎng)場(chǎng)IUPAC的決議醞釀、一次次NGO的投票選舉、一回回各國協(xié)商共筑世界化學(xué)、一脈脈中國化學(xué)騰飛助力,讓中國五星紅旗與中國Panda博士在世界的舞臺上大放異彩,讓中國化學(xué)在世界化學(xué)的奔騰中精彩閃耀。 隨著(zhù)我國化學(xué)科技的飛速發(fā)展,中國化學(xué)工作者在世界化學(xué)各領(lǐng)域的影響力不斷增強,中國化學(xué)會(huì )也成為了世界上最具影響力的化學(xué)協(xié)會(huì )組織之一,凝聚、協(xié)同、繁榮、發(fā)展,她凝聚了中國化學(xué)前中青三代的科學(xué)傳承,在前輩開(kāi)拓的偉大土壤上,后輩不斷傳承、開(kāi)枝散葉;她協(xié)同了中國化學(xué)各個(gè)學(xué)科的交叉互進(jìn),在彼此學(xué)習彼此交流中,學(xué)科體系步步融擴;她繁榮了中國化學(xué),支持女性、支持青年、支持中西部、支持一切真誠的努力;她發(fā)展了中國化學(xué),在巨變中化挑戰為機遇,在轉型中不斷創(chuàng )新。讓我們一起祝福她90歲精彩,精彩剛剛開(kāi)始。
隨中國化學(xué)會(huì )代表團訪(fǎng)問(wèn)西藏大學(xué)
講述人:李永舫 研究員
2010年5月,我參加了由方世壁書(shū)記(時(shí)任中國科學(xué)院化學(xué)研究所黨委書(shū)記)帶領(lǐng)的中國化學(xué)會(huì )代表團,訪(fǎng)問(wèn)了西藏拉薩。這是我第一次、也許是最后一次訪(fǎng)問(wèn)拉薩。下面是我根據日記整理的訪(fǎng)問(wèn)拉薩的記錄,與中國化學(xué)會(huì )各位朋友分享我那幾天的愉快經(jīng)歷。 我從北京乘飛機到西寧參加中國化學(xué)會(huì )訪(fǎng)問(wèn)西藏代表團(大家約定在西寧集合),代表團團長(cháng)是方世壁,成員還有中國科學(xué)院化學(xué)研究所、中國科學(xué)院理化技術(shù)研究所、人民大學(xué)、吉林大學(xué)等單位的專(zhuān)家。5月13日我們從那里乘火車(chē)沿青藏鐵路去拉薩。 5月14日早上醒來(lái)7點(diǎn)左右,欣賞了青藏鐵路沿線(xiàn)的5000米高原風(fēng)光。這時(shí)是藍天白云,感到天很低、很藍?;疖?chē)經(jīng)過(guò)的區域仍然比較平坦,是整體的高原,并且也有河水流淌,山上的雪也不多,這比我想象的要好得多。經(jīng)過(guò)唐古拉山口(5100米高度)時(shí)也沒(méi)有缺氧的感覺(jué)。其實(shí)火車(chē)車(chē)廂中彌散了氧氣,車(chē)廂里又有暖氣,所以晚上睡得也很舒服。 下午2點(diǎn)40分火車(chē)正點(diǎn)到達拉薩車(chē)站,西藏化學(xué)會(huì )的兩位工作人員(包括西藏化學(xué)會(huì )秘書(shū)長(cháng)布多教授和西藏大學(xué)的白銀教授)等到火車(chē)站迎接,向我們每人獻了哈達,然后送我們到下榻的賓館。他們在送我們去賓館的路上特別關(guān)照大家晚上不要洗澡,外出走路要慢,防止高原缺氧反應。 5月15日我們代表團去西藏大學(xué)訪(fǎng)問(wèn)和作學(xué)術(shù)報告。西藏大學(xué)新校區很漂亮,尤其是圖書(shū)館,很有布達拉宮的韻味。今天是方世壁老師帶隊,分兩個(gè)會(huì )場(chǎng)8人作學(xué)術(shù)報告,太陽(yáng)能電池會(huì )場(chǎng)是我和薄志山、林原、楊國強四人作報告,另一個(gè)會(huì )場(chǎng)是徐堅、馬於光、黃勇和卜詩(shī)堯四個(gè)報告。我的報告題目是“聚合物太陽(yáng)能電池光伏材料和器件”,因高原缺氧報告時(shí)感到有些吃力,有接不上氣的感覺(jué)。到拉薩后的這兩天沒(méi)有感到嚴重的高原反應,但還是感覺(jué)有些不舒服,尤其是上臺階感到很吃力,下午的學(xué)術(shù)報告也覺(jué)得很累。 5月16日我們去西藏大學(xué)新校區參加與西藏化學(xué)會(huì )和西藏大學(xué)理學(xué)院的座談會(huì )。西藏大學(xué)一位女副校長(cháng)迎接我們并參加了座談會(huì ),她簡(jiǎn)單介紹了西藏大學(xué)的情況,西藏大學(xué)理學(xué)院一位女院長(cháng)介紹了西藏大學(xué)理學(xué)院的情況,我們這邊方老師介紹了這次中國化學(xué)會(huì )代表團的成員,并說(shuō)明了來(lái)意,然后楊國強和黃勇分別介紹了中科院化學(xué)所和中科院理化所的基本情況。介紹情況之后大家進(jìn)行了座談,主要是討論我們能幫西藏化學(xué)會(huì )和西藏大學(xué)做些什么?這里需要我們一些什么幫助?座談會(huì )后大家參觀(guān)了西藏大學(xué)理學(xué)院的實(shí)驗室,我覺(jué)得他們在藏藥分析方面的條件還是不錯的。 晚上西藏化學(xué)會(huì )與我們一行就餐,西藏化學(xué)會(huì )理事長(cháng)等參加。最有意義的是藏族姑娘和主人向我們每人獻了哈達、贈送了西藏高原歌曲光盤(pán)、向每位客人唱歌敬酒,表現出藏族人的熱情好客和熱烈豪放的性格,他們歌唱得很好,使我們度過(guò)了一個(gè)美好的夜晚。最后我們代表團成員也集體唱一首《難忘今宵》答謝。 這次西藏之行,拉薩的布達拉宮等建筑、西藏高原土灰色的山脈和高原湖泊等自然景觀(guān)、西藏的風(fēng)土人情,更重要的是對西藏大學(xué)的訪(fǎng)問(wèn),都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這次訪(fǎng)問(wèn)增進(jìn)了對西藏化學(xué)會(huì )以及西藏大學(xué)的了解。
中學(xué)生與院士面對面
講述人:唐本忠 教授
收到中國化學(xué)會(huì )的邀請后,我提前“預定了”一個(gè)不太忙碌的上午,陷入關(guān)于學(xué)會(huì )的回憶當中??梢哉f(shuō)我的科研生涯與學(xué)會(huì )活動(dòng)是交織在一起的,我目睹了學(xué)會(huì )這幾十年來(lái)的發(fā)展與成長(cháng)。多年來(lái)我參加了大概有數十場(chǎng),也可能有百余場(chǎng)學(xué)會(huì )的會(huì )議,自己也作為主任委員籌建了中國化學(xué)會(huì )分子聚集發(fā)光專(zhuān)業(yè)委員會(huì ),但讓我記憶最深刻的,卻是一次與高中生的見(jiàn)面會(huì )。 大約在10年前,在中國化學(xué)會(huì )第29屆學(xué)術(shù)年會(huì )上,學(xué)會(huì )第一次組織院士與高中生面對面的活動(dòng)。依稀記得那天是一個(gè)炎熱的午后,在北京大學(xué)的一間小教室里,30多位學(xué)生上坐滿(mǎn)了整間屋子,這些學(xué)生來(lái)自于全國各個(gè)高中,都是化學(xué)競賽的佼佼者。參加活動(dòng)的除了我之外,還有張希院士和丁奎嶺院士。面對一群未來(lái)很可能是我們國家化學(xué)接班人的小朋友,我們都希望能為他們做些什么,或是給與一些引導。影影綽綽的記得那是一位身形比較高大的男生,大概是東北人,他的問(wèn)題讓我印象非常深刻。他說(shuō):“在近代科學(xué)迅速發(fā)展的時(shí)期,有很多的自然科學(xué)問(wèn)題都亟待解決,人們經(jīng)常不經(jīng)意間就會(huì )發(fā)現各種科學(xué)原理,例如達爾文、伽利略,甚至畫(huà)家達芬奇,他們都是博學(xué)家,在多個(gè)領(lǐng)域有所建樹(shù)?,F在做研究很難達到前人的成就,我們學(xué)習了這么多年,學(xué)習的都是已有的知識,我有時(shí)覺(jué)得有一些無(wú)趣”。我聽(tīng)到這個(gè)問(wèn)題后有很多感悟,這也是我喜歡與年輕人交流的原因——他們往往更大膽,想法更新潮,也更活躍,精力更充足。我回答道:“某種程度上來(lái)說(shuō)你說(shuō)的是對的,文藝復興解放了人們的思想,也同時(shí)打通了近代科學(xué)快速發(fā)展的通道,在當時(shí)人們對自然界的了解甚少,所以一些思維開(kāi)放的人成為博學(xué)家。但實(shí)際上真正成為博學(xué)家的人仍然鳳毛麟角,這也與當時(shí)的環(huán)境有關(guān)——絕大部分人還在為果腹和保暖而奔波,仰望星空的人只能是那些衣食無(wú)憂(yōu)的貴族。實(shí)際上我們現在要比他們幸運得多,因為我們可以用讀一本書(shū)的時(shí)間掌握他們窮盡一生探索的知識,我們動(dòng)動(dòng)手指在網(wǎng)上搜索下就可以得到他們夢(mèng)寐以求的理論,是真真正正的站在巨人的肩膀上?;氐侥愕膯?wèn)題,我認為科研有趣在于科研本身,要從獲得知識中得到樂(lè )趣,從探索未知中得到樂(lè )趣,等到你真正的進(jìn)入科研生活后,你會(huì )發(fā)現這個(gè)世界上未探索的,或者亟待探索的難題還有很多很多?,F在的社會(huì )某種程度上都比較‘功利化’,但是我們需要像你們一樣對科學(xué)抱有純真熱忱的人才來(lái)加入我們,我們需要一小部分人來(lái)仰望星空,探索未知。” 見(jiàn)面會(huì )結束后,我和張希院士,丁奎嶺院士便匆匆趕往下一個(gè)會(huì )場(chǎng),但是那位同學(xué)卻給我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,8年過(guò)去了,如若他讀了博士,大概也快畢業(yè)了吧。
值得珍藏與銘記,更值期待與奮斗
講述人:黃詠梅 教師
2009年8月,我有幸參加了“中國化學(xué)會(huì )第二屆關(guān)注中國西部地區中學(xué)化學(xué)教學(xué)發(fā)展論壇”,有幸受到了我國著(zhù)名化學(xué)教育家、光化學(xué)家、清華大學(xué)教授、中國化學(xué)會(huì )第25屆理事長(cháng)宋心琦老先生的極大指導與幫助。宋老告訴我:中國化學(xué)會(huì )旨在團結組織全國化學(xué)工作者,促進(jìn)化學(xué)學(xué)科和技術(shù)的普及、推廣、繁榮和發(fā)展,提高社會(huì )成員的科學(xué)素養,促進(jìn)人才成長(cháng),促進(jìn)化學(xué)在國民經(jīng)濟可持續發(fā)展和創(chuàng )新高新技術(shù)中發(fā)揮巨大作用,竭力使我國化學(xué)科學(xué)躋身國際先進(jìn)行列。中國化學(xué)會(huì )常把很多工作重心放在了高校、前沿和尖端領(lǐng)域等方面,而這些工作,都需要從基礎教育抓起,需要有人來(lái)腳踏實(shí)地做。宋老一席話(huà),猶如一盞明燈,為化學(xué)基礎教育指明了方向。 2016年10月,我又參加了中國化學(xué)會(huì )主辦的“第十一屆全國基礎教育化學(xué)新課程實(shí)施成果交流大會(huì )”,代表“2015年度全國基礎教育化學(xué)新課程實(shí)施優(yōu)秀個(gè)人”作大會(huì )發(fā)言,受到了與會(huì )者的一致認可。隨后又參加了“全國名師座談會(huì )”,座談會(huì )上的發(fā)言,受到了國家高中化學(xué)新課程標準修訂組負責人、北京師范大學(xué)化學(xué)教育研究所王磊教授的高度評價(jià)及與會(huì )者的一致好評。尤其對清華大學(xué)楊基礎教授的“探索化學(xué)化工未來(lái)世界”的大會(huì )報告,至今歷歷在目?!短剿骰瘜W(xué)化工未來(lái)世界》項目是2010年由教育部長(cháng)親自主持會(huì )議,由中國工程院化工、冶金與材料工程學(xué)部立項,由中國工程院27位院士、中國科學(xué)院16位院士,共43位院士倡議并編寫(xiě)視頻短片集及配套科普書(shū),由清華大學(xué)楊基礎教授、張立平副教授全程策劃,中國工程院金涌院士為主編,清華大學(xué)楊基礎教授為執行主編。2012年列為中國工程院化工、冶金與材料工程學(xué)部、中國科協(xié)青少年科技中心、中國科學(xué)技術(shù)協(xié)會(huì )科學(xué)普及部重點(diǎn)資助項目,耗資巨額。其成果分為1、2兩冊(均含紙質(zhì)、光盤(pán)、U盤(pán)),其第1冊含:1桌面工廠(chǎng)、2電力銀行、3智能釋藥、4神奇的碳、5分子機器、6 OLED之夢(mèng)、7復合材料、8病毒制造、9生物煉制和10細胞工廠(chǎng)共10個(gè)部分。我非常有幸成為本次大會(huì )唯一受楊基礎教授贈送10套成果推廣者。帶著(zhù)楊教授的重托及眾多院士的心血,2016年底我將之推廣輻射到了10個(gè)不同地區及學(xué)校,至今已包含云、貴、川、渝、粵、鄂等6個(gè)省、直轄市33所不同地區、不同類(lèi)型的大學(xué)、中學(xué)、特級教師工作室及名師工作室聯(lián)盟,旨在激發(fā)科學(xué)興趣,吸引更多青少年看到美麗化學(xué)與美麗化工,立志投身化學(xué)化工的學(xué)習與研究,并能終生從事化學(xué)化工事業(yè)。 有中國化學(xué)會(huì )理事長(cháng)、兩院院士、知名高校教授和眾多學(xué)會(huì )高級會(huì )員,對化學(xué)科學(xué)前沿的引領(lǐng),對基礎化學(xué)教育的指導與幫助,才使我國化學(xué)科學(xué)相關(guān)領(lǐng)域人才輩出,尤其是在材料、生命、能源、環(huán)境、信息、航空航天等現代科學(xué)技術(shù)方面,發(fā)揮了不可替代的巨大作用,值得珍藏與銘記! 在我國未來(lái)“科教興國”、“人才強國”、“民族復興”、“造福人類(lèi)”路上,更值得期待與奮斗終生!。

緣起與成立

20世紀初期,在歐、美、日等地攻讀化學(xué)的我國留學(xué)生,深切體會(huì )到學(xué)術(shù)團體促進(jìn)科學(xué)發(fā)展的積極作用,紛紛倡議,組織中國的化學(xué)團體,以促進(jìn)中國化學(xué)科學(xué)的發(fā)展。

艱苦創(chuàng )業(yè) 抗戰救國

中國化學(xué)會(huì )成立之時(shí),正值國家為難之際,化學(xué)界的先驅們懷著(zhù)愛(ài)國熱忱之心,報著(zhù)科學(xué)救國之志自愿并積極的組成了這個(gè)學(xué)術(shù)團體。成立初期,學(xué)會(huì )設在當時(shí)的首都南京,尚可勉強的開(kāi)展工作,但是五年后,日本軍國主義再次發(fā)動(dòng)侵略我國的“七七事變”,國土不斷淪喪,學(xué)會(huì )輾轉遷移,開(kāi)始走向更加艱難,更加崎嶇不平的道路。工作條件和經(jīng)費來(lái)源更加困難,但是中國化學(xué)會(huì )在既無(wú)經(jīng)費,有無(wú)會(huì )址,更無(wú)專(zhuān)職人員的及其艱苦的環(huán)境下,仍然應抗日救國的急需,堅持學(xué)術(shù)交流、期刊出版、化學(xué)教育與科普等工作,結合當時(shí)的國防化學(xué)與工業(yè)的需要,組織開(kāi)展學(xué)術(shù)活動(dòng),從而收到廣大化學(xué)工作者的擁護和愛(ài)戴,組織不斷健全,地方分會(huì )相繼建立,會(huì )員不斷增加,為中國化學(xué)會(huì )樹(shù)立了艱苦創(chuàng )業(yè)、愛(ài)會(huì )如家的優(yōu)良傳統。

中華人民共和國誕生  邁入新的歷史發(fā)展時(shí)期

  

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,中國科學(xué)院、國家科學(xué)技術(shù)委員會(huì )和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科委)和中國科學(xué)技術(shù)協(xié)會(huì )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中國科協(xié))相繼組建成立,加強了對科學(xué)事業(yè)的領(lǐng)導。同時(shí),大學(xué)不斷增設,工業(yè)部門(mén)和國防單位相繼建立了專(zhuān)業(yè)性的研究機構,各單位的科研條件不斷改善,科技力量不斷加強,從歐美和蘇聯(lián)陸續歸來(lái)一批學(xué)者投身新中國建設,成為科技事業(yè)的帶頭人和骨干。1956年國家制定了十二年科學(xué)長(cháng)遠發(fā)展規劃,為我國科學(xué)鋪就了廣闊的道路,從而使我國的科技和教育事業(yè)獲得了迅猛發(fā)展。作為科學(xué)事業(yè)的一個(gè)組成部分,化學(xué)會(huì )得到黨和政府的高度重視和大力支持。社會(huì )主義制度的建立為學(xué)會(huì )組織的迅速發(fā)展、為學(xué)會(huì )活動(dòng)的不斷擴大提供了無(wú)比優(yōu)越的條件。

文革十年,步履為艱

在科技教育事業(yè)慘遭摧殘、破壞的年代,化學(xué)會(huì )不僅被誣蔑為“裴多菲俱樂(lè )部”,活動(dòng)全部終止,學(xué)術(shù)期刊被迫???,而且趕走工作人員,挪用辦公設施,甚至將珍貴資料作為垃圾丟棄殆盡。令人詫異的是,強占侯德榜捐贈的會(huì )所,改作他用。中國化學(xué)會(huì )的工作只得陡然停止。但是,廣大科技人員,教師,堅信社會(huì )的發(fā)展,堅信暴風(fēng)雨必將過(guò)去,曙光就在牽頭!他們始終以國家復興、民族興旺為己任,始終關(guān)注著(zhù)國家的經(jīng)濟建設和國防建設,愿為富民強國做出貢獻。

改革開(kāi)放  迎科學(xué)春天

化學(xué)科學(xué)的發(fā)展規劃,注重了微觀(guān)的、快速的和能量的各種基本問(wèn)題,把物質(zhì)結構和化學(xué)反應的深層次的研究列入了規劃,同時(shí),還結合我國的資源和能源等問(wèn)題開(kāi)展研究,如催化、稀土、天然產(chǎn)物等。使我國的化學(xué)科學(xué)開(kāi)始大發(fā)展。這期間我國的化學(xué)工作者出國交流、學(xué)習的人數驟增,國外學(xué)者也不斷前來(lái)我國訪(fǎng)問(wèn),一些國際組織與我國建立了聯(lián)系。我國打開(kāi)國門(mén)、走向了世界。在這樣大好的形勢下,中國化學(xué)會(huì )與時(shí)俱進(jìn),與化學(xué)科學(xué)相輔相承,先后組織兩次盛會(huì )、改革創(chuàng )新、促進(jìn)學(xué)會(huì )組織年輕化、先后與美國、日本以及東南亞等化學(xué)會(huì )取得了聯(lián)系,并加入了化學(xué)國際組織,我國化學(xué)家已開(kāi)始活躍在國際學(xué)術(shù)活動(dòng)舞臺中,中國化學(xué)會(huì )從此恢復了活力,迎來(lái)了化學(xué)的春天。

轉軌奮進(jìn)邁入新征程

在振興中華和再展宏圖的“七五”期間,化學(xué)工作者有著(zhù)更加廣泛施展才華的天地,在這階段,我國的研究生制度已初見(jiàn)成效,年輕一代的化學(xué)學(xué)者日趨成熟,赴國外學(xué)習的青年化學(xué)家已陸續學(xué)成歸來(lái),在中國開(kāi)始建立了化學(xué)科學(xué)的全新研究領(lǐng)域?;瘜W(xué)與其它學(xué)科或技術(shù)的相互交叉、相互滲透也更加緊密,出現了多種前沿學(xué)科和技術(shù),例如,化學(xué)與生物結合出現了生命化學(xué),一切生命過(guò)程,包括出生、成長(cháng)、繁殖思維、情緒、智力、衰老等,都與化學(xué)變化有關(guān),必須大力加強生命化學(xué)的研究。又如化學(xué)與航天科學(xué)結合出現了空間化學(xué)和空間材料技術(shù),其中許多高技術(shù)問(wèn)題,期待化學(xué)工作者研討。

與時(shí)俱進(jìn)  開(kāi)創(chuàng )新天地

20世紀70年代后期,特別是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(huì )以后,我國科學(xué)技術(shù)事業(yè)進(jìn)入大發(fā)展的時(shí)期,推動(dòng)了我國化學(xué)研究全面恢復和發(fā)展。時(shí)代的要求如春雨滋潤大地,化學(xué)學(xué)科的發(fā)展,又成為學(xué)會(huì )開(kāi)拓工作的沃土。中國化學(xué)家做出了一些具有開(kāi)創(chuàng )性的研究工作,學(xué)會(huì )工作開(kāi)始跨出國門(mén),參加國際組織,開(kāi)展國際學(xué)術(shù)交流,尤其從90年代開(kāi)始,化學(xué)領(lǐng)域的交流逐漸與世界前沿接軌。中國化學(xué)會(huì )與時(shí)俱進(jìn)、伴隨化學(xué)學(xué)科的發(fā)展,相輔相成,開(kāi)創(chuàng )一片新天地。

1992年適逢中國化學(xué)會(huì )60華誕,隆重盛典在北京舉行。

進(jìn)入新世紀,可持續發(fā)展

學(xué)會(huì )是科技工作者自愿組成的群眾團體,是基于會(huì )員自身的學(xué)科、專(zhuān)業(yè)、興趣而成立的科學(xué)共同體。在學(xué)會(huì )的學(xué)術(shù)氛圍內,孕育創(chuàng )新思想、激發(fā)創(chuàng )造活力,促進(jìn)學(xué)科發(fā)展和人才成長(cháng)??梢哉J為,學(xué)科的發(fā)展,需要更高層次、更具深度的交流平臺,而學(xué)術(shù)組織恰恰提供了交流的場(chǎng)所,因此學(xué)科的發(fā)展是學(xué)會(huì )建設與發(fā)展的基礎,學(xué)術(shù)交流是學(xué)術(shù)組織的根本任務(wù)??v觀(guān)世紀之交的中國化學(xué)會(huì ),也在悄然的發(fā)生著(zhù)深刻的變化。

2012-至今

目前,中國化學(xué)會(huì )個(gè)人會(huì )員9萬(wàn)余人,單位會(huì )員170余個(gè),下設40個(gè)學(xué)科/專(zhuān)業(yè)委員會(huì )、8個(gè)工作委員會(huì )、女化學(xué)工作者委員會(huì )和青年化學(xué)工作者委員會(huì )。中國化學(xué)會(huì )共主辦25種學(xué)術(shù)期刊,其中SCI收錄期刊15種。近年來(lái),每年組織召開(kāi)國際和國內學(xué)術(shù)會(huì )議30余項。每?jì)赡暌粚玫闹袊瘜W(xué)會(huì )學(xué)術(shù)年會(huì ),參會(huì )規模達到1萬(wàn)3千余人,是國內化學(xué)及相關(guān)領(lǐng)域規模最大、層次最高的學(xué)術(shù)盛會(huì ),是中國化學(xué)會(huì )最重要的學(xué)術(shù)交流品牌。中國化學(xué)會(huì )主辦的“中國化學(xué)奧林匹克”每年參加中學(xué)生已達8萬(wàn)人次,從中選拔優(yōu)秀中學(xué)生代表中國參加國際化學(xué)奧林匹克,為祖國爭得榮譽(yù)。學(xué)會(huì )先后設立中國化學(xué)會(huì )青年化學(xué)獎等三十余項獎勵,表彰化學(xué)學(xué)科領(lǐng)域的杰出人才,鼓勵化學(xué)領(lǐng)域的科技創(chuàng )新。2021年,中國化學(xué)會(huì )再次獲得中國科協(xié)第四期學(xué)會(huì )能力提升專(zhuān)項--“中國特色一流學(xué)會(huì )建設項目”的一類(lèi)資助。2020年和2021年,在世界一流科技社團評價(jià)報告中,連續被評為五星級社團。2021年度,學(xué)會(huì )被民政部評為“全國先進(jìn)社會(huì )組織”。

 

1907-1932
1933-1948
1949-1966
1966-1976
1977-1983
1984-1991
1992-2001
2002-2011
2012-至今